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也是富婆款姐
也是富婆款姐
             我的奇特做鸭经历
 
  
 字数:0.4 万
 

  我大学毕业后在南方的一个经济发达的中等城市工作,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 周末的生活总是很无聊的。一次公司同事周末聚会在一家当地有名的D 厅,那以 后我喜欢上了D 厅的那种氛围。工作之余我开始经常的出入这个城市的多家D 厅,
 一次偶然的事情改变了我的生活。
 
  一个夏天周末的夜晚,11点钟我来到常去的那家D 厅玩,迷离的灯光下,震 耳的音乐中每个人都在狂武,发泄着多余的精力。我很快溶入现场的气氛中,跳 了大概20分钟我发现身边多了2 个美女,一个大概35岁左右1 米六五高,看着很
 有气质,穿戴样子是个有钱人,和她一起的那个大概26岁左右一米六二左右,青 春动人,特别处是一双狐狸眼时不时的在我身上瞟。有两个美女在边上,我舞得 更来劲了,慢慢的我们三个围成一个小圈跳。
 
  玩了会她们邀请我去她们的位子坐会,闲聊中我知道了大的那个叫刘姐,是 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的老板,小的那个是她的司机兼私人秘书叫小黄。过了会我 去了下洗手间,她们看到我回来相视一笑,小黄坐到我边上趴在我耳边说刘姐看 上我了,问我愿意和她们回去吗?我听了心一下跳得飞快,血一下冲上来,脸涨 得通红。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碰上,我看了下小黄,点了点头,跟在她们身后出 去了。在门口站了会,小黄很快开来了白色的宝马车,我和刘姐上了车。
 
  车子飞快的在黑夜里奔驰着,刘姐和我在后座聊着,突然把手放在我的大腿 上抚摸,淫笑着看着我一边接着装作没事似的。我见刘姐这样也开始不老实了, 把手伸过去环住她的腰,轻轻抚摸她丰盈的背部。刘姐手往上一移,摸到我的鸡 巴那里,揉捏着,一边淫荡着说:你的家伙不错吗。小黄在前面似乎察觉到了通 过反射镜向后看,也是一脸荡笑:刘姐,今晚我也想尝鲜啊!
 
  刘姐淫笑一声:行啊,不会亏了你这个骚蹄子的!不过我得先尝。我心里一 惊:今天掉到女狼窝里了!车子驶进了海边的一片别墅区里,在一幢豪华独立别 墅车库里停了下来。
 
  三人进了别墅,一个年纪约40的女佣人出来迎接侍侯着。我一边喝着咖啡, 一边仔细大量着房子,奢华的布置让我有些眼花缭乱。坐了会,小黄先回自己房 洗澡了,刘姐吩咐佣人赵姐去她卧室放好洗澡水。过了会,刘姐拉着我的手进了 她的豪华卧室,两人很快脱光进了卧室边上的超大浴池。
 
  刘姐和我面对面泡在池里,享受着水流的冲击,她那粉嫩的脚丫悄悄拨弄着 我的鸡巴。我见她勾引我,就坐过去从背后把刘姐环抱着,用舌头逗弄着她的耳 朵,刘姐闭目享受着我的调情,不禁发出轻轻的呻吟声。过了会刘姐坐到浴池边 上,双脚还泡在水里,把我的头按向她的阴部,命令道:快舔!我不敢待命,伏 在她的跨下展开我的舌头舔、压、吹、洗、挑、点、含,弄得刘姐娇喘连连,跨 部随着我的舌头摇动,一手不停的抚摸按压着我的头,一手摸着自己的奶子,淫 叫着:啊,啊,好舒服啊!用力,用力吸!对,就是那里,在去点,再进去点! 
  ……淫荡至极。
 
  我报着刘姐的大屁股努力工作着,一边捏着她的屁股和奶子,突然刘姐两腿 紧紧夹住我的头,用力按着我的头,屁股高高的抬了下,腹部传来一阵一阵的剧 烈抖动,阴道里一股激流猛的射出,我全数吸进嘴里。我含着刘姐的阴部轻轻舔 弄,待她平静后把她擦干净抱上大床,在她身边抚弄着她的奶子和阴部。休息了 会,刘姐睁开眼睛,眼里满是春色,高兴的在我的脸上亲了下,手在我坚硬的鸡 巴上套弄了几下,淫笑说:好舒服啊,接着来吧,该你的大鸡巴上场了。
 
  我得令马上翻身上去,先在阴道口逗弄了会,弄得刘姐娇喘呻吟不断,这才 展开九浅一深、左冲右突、腾挪磨转的技巧。刘姐喘息声渐大,四肢象八爪鱼一 般把我牢牢抓住,深怕我跑了一般,下体时不时上挺。半小时后我突感想要发射, 赶紧退出鸡巴,刘姐婴叫一声,睁开春目不解的望着我,四肢一用力想要把我拉 回去。我把她身子一转,她明白我的意思,翻过身趴伏在床上,高高抬起屁股, 我摆开虎步挺枪便刺入阴户,一上来便大力抽查,与先前抽查方式截然不同,刘 姐啊啊淫叫着。
 
  我慢慢调整好节奏,控制着不太早射精,心里盘算着今晚可得好好表现下。 
  2 个小时后,刘姐在我跨下已是乖得象只小猫,那张大床在两人的汗水、淫 水下也是湿了一大半。刘姐搂着我亲了又亲,还第一次伏下身含了会我的鸡巴, 不过看样子口技一般。刘姐躺在我怀里,用手抚摸着我的脸,淫笑着说:你功夫 很厉害啊,看来我没有看错人,去吧,那个小骚蹄子在那边等你呢,把她也好好 整整,完了记得还得回我这里陪我。我哈哈一笑,道:遵命!
 
  我来到小黄门前,轻轻敲了敲,门开了屋里伸出一只手来把我拉进去,一个 火热的身体一下就缠了上来,湿润的唇也附了上来,蛇一般的舌头在我嘴里扫荡。 
  良久小黄才从我身上下来,说道:想死我了!刚才我在刘姐门口听了好久, 你怎么弄的?我跟刘姐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她叫的这么凶,楼下赵姐也被你们吵 醒了,上来走到楼梯口见我在又不好意的回去了。我拨弄着她的乳头,哈哈一笑: 一会我也让你叫的跟母狼似的。
 
  小黄呵呵一笑,伸手抓住我的鸡巴,牵引着来到她的床前,转身坐在床边, 低头就开始舔、吹、揉、夹、吸我的鸡巴,功夫十分了得,我不禁抚摸着她的秀 发呻吟起来,挺动着在她嘴里抽查。小黄在下面呜呜的呻吟着,这丫头片子一手 摸着我的两个蛋蛋,一手用指甲尖在我的屁眼周围刮弄,爽得我飞起来。现在的 年轻女孩真是让人佩服!我躺到床上和小黄成69式,展开舌功舔弄她的阴部,不 时的还探入菊花,弄的小黄在那头爽得嗷嗷直叫。这样弄了有20来分钟,小黄抬 起身子扶着我的鸡巴猛的坐下,两人同时发出啊的一身。
 
  小黄技巧不错,下面倒是紧的很让我想不到。她在上面背对着我,结实浑源 的屁股一会大力的上下抽插,一会前后摇动,一会象玩呼啦圈似的打着圈子,我 在下面欣赏着上面的美景,享受着鸡巴上传来的阵阵快感,心里默数着1 、2 、 3 、4 、5 、6 ……过了有半小时左右,这骚货看样子不行了,我在下面算着她
 也高潮了2 次吧,天天色我便翻身上去,手里握着鸡巴在小黄阴蒂处磨了磨,小黄一阵 浪叫:快!快点插进来!我不再犹豫的对准逼口猛地插进去,「滋」的一声直插 到底,大龟头顶住窦豆的花心深处,觉得她的小逼里又暖又紧,逼里嫩肉把鸡巴 包得紧紧真是舒服。小黄感受着我的大鸡巴塞满小逼中,真是又充实又酥麻的, 她忙把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背部,双腿高抬两脚勾住我的腰身,唯恐我真的把鸡巴 抽出来。
 
  我故意又不动荡,小黄急得叫起来:亲丈夫…快点插!她扭动大屁股频频往 上顶,激情淫秽浪叫着:「哎呀…张…大…哥…你的大龟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! 
  哦…好舒…服哟……喔…好舒服…一股热烫的淫水直冲而出,我顿感到龟头 被淫水一烫舒服透顶,刺激得我的原始兽性也暴涨出来,不再怜香惜玉地改用猛 插狠抽、研磨阴核来操她。我的大鸡巴插逼带给她无限的快感,舒服得使她几乎 发狂,她把我搂得死紧的,大屁股猛扭、猛摇,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叫床:「喔… 喔…天哪…爽死我了…啊…操死我了…哼…哼…要被你操死了…我不行了…哎哟 …又…
 
  又要射了…小黄经不起我的猛插猛顶,全身一阵颤抖,小逼嫩肉在痉挛着, 不断吮吻着我的大龟头。
 
  突然,阵阵淫水又汹涌而出,浇得我无限舒畅,我深深感到那插入她小逼的 大鸡巴就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般无限的美妙。
 
  看看小黄被我操得欲仙欲死,披头散发,娇喘连连,媚眼如丝,全身舒畅无 比,香汗和淫水弄湿了床。突然小黄一阵痉挛,紧紧地抱住我的的腰背,热烫的 淫水又是一泄如注。感到大龟头酥麻无比,我终于也忍不住将精液急射而出,痛 快的射入她的骚逼深处。
 
  我躺在小黄身上休息片刻,去洗了洗临走前在小黄脸上亲了亲,返回刘姐房 内,刘姐见我回来起身问道:那小蹄子被你干的怎样?我朝她一笑,摆了个V 的 手势,说道:丢盔弃甲!刘姐把我往怀里一搂,媚笑着命令道:来再给我舔舔下 面。我往床上一躺,摸着刘姐的大腿说道:现在有点累了,你骑我头上我给你舔 吧。刘姐听了两眼一亮,叫道:好啊!我还没试过骑在男人头上玩,今天你得给 我好好舔舔!前面、后面、里面、外面都要舔到!
 
  我没叫你停你就不能停,不然我用屁股把你憋死!我心里笑道:好个大色女! 
  今天我就弄到你不想要为止。
 
  刘姐蹲坐在我头上,双手扶着床头支撑着身体,调整好位置让阴部压在我嘴 上,命令道:快舔啊!我赶紧伸出了舌头,不断地舐着,舌头碰到了上面的不肉 沟,只见刘姐浑身一挺,口中发出「呀」的一声轻呤:太舒服了! 刘姐地转动 着自己的屁股,两手微微地拉开自己的阴唇露出可爱的阴蒂,命我吮吸那里。我 用舌头轻轻点了点,又沿着阴蒂周围舔了几个来回,把刘姐的阴蒂含在嘴里轻轻 含着吮吸着。
 
  刘姐显然是爽极了,啊……啊……恩……拖着长长的尾音呻吟起来,用力吸 啊!啊……好爽啊……亲哥哥……突然刘姐把阴户死死压在我的嘴上,一股淫水 好似泉水一下涌了出来,我贪婪的大口吃下。刘姐坐在我脸上休息了一会,体力 恢复后又开始试图利用我的鼻尖,她美美地把眼睛闭上,肥胖的屁股不断地在我 的脸上来回滑动,用我的鼻子刺激着她的阴道,享受着我的舌面在她秘处的磨擦 时所产生的快感时。啊,快活死我了!刘姐忘形地呻吟着,她浑身紧绷着,上身 直挺挺的,头昂着,口张开了,几乎合不拢。我忘情的用舌头在她的小淫穴中进 出着。
 
  太美了,我的亲哥哥,我的好丈夫,太好了,小哥哥,你的舌头真的会玩穴。 
  刘姐一会儿低着头,一会儿把头仰起,两手撑在床头,刘姐肥大的屁股往前 移了点,阴道刚好套住我的鼻子,菊花贴着我的嘴,命道:现在舔我屁眼!我兴 奋的捧着刘姐雪白的大屁股,舌头试着往菊花里探了探,只能在外面打转,即便 如此刘姐在上面也已直叫:啊!!……好爽。啊……!再进去点!我两手用力掰 开刘姐的屁眼舌头往里深入,在里面搅动舔弄,刘姐在上面一动不动的享受着我 的毒弄钻,时不时得发出动人心魄的呻吟。也不知道舔了多久,刘姐从我头上下 来,把我的鸡巴塞进下面,坐在我身上起伏了好一阵子,终于伏在我身上搂着我 睡着了。
 
  临近中午各自都起来了,吃过饭后刘姐要了我的电话,临走时小黄拿了30 00 块给我,我推辞了一下还是收下了。一个疯狂的夜晚,我从一个白领变成了鸭子, 我揣着口袋里的前走在阳光灿烂的大道上心情非常复杂。
 
  后记:
 
  刘姐和小黄后来便成了我的老客户,她们一般周末通知我过去服侍她们。女 人有时候让人很不理解,也许本着好东西一起分享的想法。后来刘姐又把我介绍 给了她的几个生意上的伙伴,个个也是富婆款姐,小黄也把我介绍给她的几个大 学同学和好友,我便成了她们这个色女圈子里的共用的性爱玩具。有时候她们中 一个会单独约我,有时候是两三个一起合起来玩我,最疯狂的一次是刘姐和她的 三个牌友在她的别墅里四个人玩了我一天一夜。这些经历我将会在以后慢慢写下 来。
 
             天天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