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杨柳依依
杨柳依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一)
    春风轻抚,湖面泛着微波,夕阳被微波折射出绚丽的光,我眯起眼睛,坐在湖边的长椅上,欣赏这迷人的景色,脸上露着幸福的微笑。

    一个小女孩对领着他的爷爷悄悄说:「爷爷,那个叔叔好奇怪呀,自己偷偷笑呢。」爷爷温柔的对孙女说:「叔叔心里高兴呗,人家肯定有喜事呀……」
    听见祖孙的对话,我不觉摇摇头,又一次笑了。是啊,心里高兴,家里有喜事,我心里的高兴,家里的喜事,嘿嘿,你们是理解不了的。

    这人吧,你说咋就那么多喜怒哀乐呢,你说我吧,咋就不知道愁,不知道苦呢?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,没文化,没地位,没多少钱,就一破房子,还是顶楼,两室一厅,还是父母留下来的。

    你说我长的吧,有点丢人,小眼睛,个子一米七,有点瘦瘦的,不过可是健康哦,爱好几乎没有,就喜欢坐在湖边看湖水的波纹,你还别不服气,就我这鸡巴样的,他就愣是娶了个白领老婆。

    人家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,大公司里的大领班,那长的,那叫一个美呀,有点像明星,叫啥万人迷陈好的,那身段多苗条啊,那胸,那屁股,不是我吹,往那一站,我告诉你,八十岁以上的,十五岁一下的,身体有毛病的去掉,只要是男人,眼都会直,那里都会鼓包,当然你懂的。

    就这样的美人,她就是嫁给我了,你说我能不高兴不偷笑吗?结婚四年多了,
样样都如意,就差没要孩子,老婆说了,过二年在要,咱能不同意吗?

    别看老婆在他们公司整天严肃认真的,回到家里可就完全不一样了,穿着随便,不爱做家务,这样的老婆我哪舍得让她做家务啊,别看我工资没看见涨多少,可这厨艺可是直线上升的,小家让我收拾的,那可是井井有条,乾乾净净啊,没办法呀,老婆在家里可以随便,对我的要求可就严格多了。

    你问我老婆叫啥名字啊,嘿嘿,就这模样名字能不好听吗?叫做杨笑春,记住了,是笑春,可不是叫春,有点扯远了哈。

 677mi.com 大香蕉网   你可能要问了,就这条件的美女,怎么认识的,咋就看上你这鸡巴样的男人呢。告诉你吧,还真有点特别。

   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,不对,没那么久,才五年多,不好意思,讲故事讲习惯了。说正经的哈,五年前的一天,我下班回家,骑着破自行车,悠然的走在马路上,可就是那么巧,就在前面不远处,一个农民工被一辆奥迪给撞倒了,满脸鲜血,路人围着看热闹,就是没人报警帮忙,最可气的是,奥迪里的司机车都不下,在里面打电话,还他妈又说有笑的。

    我吧就是一个最底层的普通工人,但咱还有点觉悟,最看不惯这种事了,分开众人,蹲下身,关心的呼唤:「兄弟,听见我说话没有?」农民工微弱的呻吟几声:「嗯,好疼啊。」

    我大声喊:「谁有手机,快打120,快报警啊!」我的喊声让有些人可能良心发现了吧,不知道谁打的电话,没一会员警来了,救护车也来了,你说我当时突然就那么冲动仗义,脱下破工作服盖在伤者身上,把兜里仅有的二百多块钱塞给了农民工,居然还怒骂了奥迪司机,现在想起来都他妈后怕,你小子比我高一头,膀大腰圆的,要是下车暴打我一顿,恐怕我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  可能是他有点心虚吧,没敢下车。员警都夸我了,我突然觉得自己好伟大,高昂着头,傲视众人,天下起了小雨,还真他妈有点冷了,我可是光着膀子的呀,别装屄了,快点回家吧,转身回头,我大骂一声:「哎呀我肏他妈的,我自行车哪去了?」老子做好事吧,仅有的交通工具,那辆破自行车居然他妈丢了,你说我能不骂娘吗。

    就在路边一辆停着的红色小轿车车窗落下,一个气质高贵的美少妇,估计也就二十六七岁吧,那打扮一看就是有钱人,冷漠带着不情愿的说:「唉,你家远吗?你擦擦身上,我带你一段吧。」

    这本来是人家好心好意的事,可我看她鄙夷的眼神,高傲冷漠的强调,你说就我这鸡巴样的,从没想过升官发财,有必要巴结一个有钱就牛屄的娘们吗?那可不是我的性格。昂起头,小眼睛高傲的盯着少妇,提高强调居然顺口而出说:「谢了,不用了,别说微风细雨,就算疾风暴雨能奈我何?」转身就要走。
    车里传出一个甜甜的轻笑,这笑声好像有魔力一样,把我定在那,抬起的脚不听话的放下了,小眼睛不自觉的往车里看去,后面的车窗落下,一个少女一只手捂着嘴边笑边说:「大哥太有才了,给你,快披上吧,这伞也拿着,别冻感冒了。」

    哎呀我去,一只手伸出来,那胳膊咋那么白那么嫩,那小手别提多温柔了,塞给我一件黑色上衣,我那有心事注意衣服啊,一个粉色的花褶伞接进手里,无意碰了少女玉手一下,我去,就是真的疾风暴雨老子也不可能觉得冷了。电电电啊,我被电到了,傻站着。前面那娘们有点不高兴的说了局:「笑春,有必要吗?瞧这傻屄样吧。」

    老子心情好,情绪好,根本没理会她,只听见少女埋怨的说:「丝柔姐,别这么说人家,这是个好人,这年头好人太少了。」我是好人,她说我是好人,哈哈,哈哈,我傻笑了,小眼睛闪着光,想去和她说句话,就一句也行啊。

    可惜了,车窗升起,小轿车屁眼冒出一股烟,眨眼没影了。丢下失魂落魄的我,回味少女的声音,呆呆的发愣。一声惊雷,吓了我一跳,这才回过神了,手里的衣服是一件女士职业装,带着淡淡想香味呢,深深吸了口衣服上的香气,我肏,体温血压同时上升,甩开大步,撒腿就往家跑,那舍得穿这么香的衣服,那舍得用这么漂亮的伞啊。

    跑进家门,身上冒着热气,第一件事就是展开少女的衣服,赶紧用电吹风吹乾了,叠好了,放在床头,撑起花褶伞,眯着小眼睛欣赏,你可能说完傻屄,外面下雨不打伞,回家了在屋里打伞,有病吧。那就是你不懂了,反正我就是这鸡巴人。

    我没谈过恋爱,也没人追我,可今天我他妈失眠了,抱着那件衣服,不停的闻啊闻,想啊想,幸福啊幸福,激动又鸡动,闻着香气,嘿嘿,射了两次,一点也不疲惫,真的。

    起来后,爱不释手的抱着那件衣服,体会到了什么叫失落,什么叫六神无主了,翻弄衣服,在里面的小口袋里,发现两张名片,激动的捧着仔细观看,上面清楚的写着:某某公司,某某部门经历,杨笑春。

    完了,心一下凉了,你看看人家,这么年轻漂亮就当经理了,还是我们这最大最牛逼的公司,我算哪颗葱啊,「唉!」燃烧的热情降到了冰点,我居然落泪了,真没出息,一个连长的什么样都没看清楚的女孩,会让我伤心落泪,会让我如此失落。

    我还就不信邪了,咱的,我就不能追求比我强的女孩了,老子还就豁出去了,
不行拉到,万一要是?嘿嘿,我又他妈笑了,咱怕啥呀对不,就送衣服为藉口,能请她吃顿饭更好了,对,就这么鸡巴干,爱咋的咋的。

    等到轮休,我翻箱倒柜找出一件比较乾净的牛仔服,一件新发的短袖广告衫,
穿上山寨版的耐克旅游鞋,用朔料袋装好那件衣服,大步走向杨笑春工作的大厦。
    我靠,这么高的大楼,我还是头一次进来,这么高档的地方也是头一次来,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。进入十楼大厅,你看大公司就是不一样,女的漂亮,男的帅气,一律西服革履。

    前台一个漂亮的女孩,看见我进来,礼貌的说:「先生您好,请问您有什么业务。」

    我清了清嗓子,尽量平静的说:「我找杨笑春经理,请问她在哪间办公室办公。」

    对方打量我一下说:「请问您是有预约吗?」我有点蒙,心想不就见个面吗,
还预约啥,摇摇头说:「没有,我找她是私事。」

    对方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说:「对不起,没有预约你不能进去,私事等下班在说。」我靠,居然把您换成你了,这也太快太不近人情了吧,老子进我们厂长办公室连门都不敲。

    有点不太高兴的我提高了嗓音说:「小姑娘,我只是想见杨笑春说几句话,有那么严重吗,麻烦你叫她一声总可以吧。」这小丫头片子也急了,可能看我不像好人吧,大声说:「这是公司规定,赶紧走,不然我叫保安了。」大厅其他人都注意到我了,有两个开始往我身边靠近。

    我可不在乎这一套,老子又没犯法,不就一个经理吗。还杨总呢,有啥了不起的,瞪起小眼睛,愤怒的大声喊:「我是给杨笑春送衣服的,你们要干嘛?」这一嗓子,整个大厅立马鸦雀无声,所有的眼睛「唰」一声都聚焦在我身上,我用余光一扫,我靠,有两个帅哥眼里喷着怒火,大有揍我一顿的感觉,心里还真他妈有点虚了。

    一个甜美的声音传了过来:「怎么回事。你们都看什么不工作呀!」我的个天啊,一个穿着职业套裙,秀发披肩,明目皓齿的少女走了过来,不就是杨笑春吗,今天可算看见全貌了,身高和我差不多,长的也太好看了,我就差流口水了,都看傻了。

    前台的女孩赶紧起来,恭敬的说:「杨总,这个人说给你送衣服的。」杨笑春看见了我,有点惊讶有点疑惑,突然想起来了,大家都在注视她,我猜可能是送衣服这话有点暧昧的关系,她脸有点红了。

    略显紧张的说:「哦,是你呀,进来吧。」说完转身先走了,我这个美呀,在众人疑惑愤怒的目光中,昂着头,挺着胸,跟着杨笑春进入她的办公室。
    好大好宽敞明亮的办公室,大班台,大班椅,电脑等等办公设施齐全,这可比我们厂长办公室豪华多了。杨笑春坐在大班椅,指了指对面矮半截的椅子示意我坐下。

    我双手把衣服举过头顶恭敬的说:「谢谢杨总那天关心,今天特意送还衣服,
我洗过了,没敢穿,包好了的,请您验收。」

    杨笑春「噗哧」一声笑了:「没关系的,没想过让你还的,你居然找到这了,
好吧,你放下可以走了。」

    干嘛,这是下逐客令吗?我放下衣服说:「受人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,恳请杨总赏脸,今晚我请客好吗?」

    杨笑春捂着嘴笑了,笑的弯下腰,摆摆手说:「谢谢,不用了,呵呵,呵呵……」我坚定的说:「不行,受人之恩不报,那不是我的性格。」

    杨笑春笑的更厉害了,花枝乱颤的说:「你,你请我吃什么呀,这么请我的还是头一次呢,呵呵。」622zz.com 水中色大型网站

    我心里一喜,看来有门了:「请您吃拉麵,加肉的行不?」说完这个后悔呀,
肏,吃拉麵吃惯了,居然请这么漂亮的杨总吃这玩意,真是丢人。

    杨笑春笑的说不出话来。我看出来了,这是在笑话我呢,是瞧不起我呢,靠,
我是谁呀,心里不觉有种被愚弄的感觉。

    愤怒的站起来,心一横,有啥了不起的,老子可不在乎,激动的冲口而出:「你笑个屁呀,别用那种眼光看我,反正我是请你了,就在这不远的一个拉麵馆,56晚上六点到七点我等你,不去拉到。」说完昂起头,小眼睛一瞪,转身高傲的大步走了出去。

    对其他人更是视而不见,对了,这就是我的性格。不过呀,出来后可就后悔喽,哪有这样说话的,还说人家笑个屁,这屄可装大了,人家不骂我就幸运了,能来赴约吗?唉,不管了,大不了就当给自己改善伙食好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